s
Language:

鸿福心水论坛热线:

5973-88266516

依托高素质的科技队伍先进的开发手段!
遗余力地进行人员和资金投入

主页 > 鸿福知识 >

 

粗略地对这次的旅行有了一个浅显的认识

  温暖,在那一片净土之上
当我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坐进了这个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的亚丁小伙的面包车时,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奔溃,面对这两个异乡小兄弟,我痛哭流涕。
 
这热情好客的兄弟俩中的弟弟将他手里的几颗葡萄连带着装葡萄的箱子递我手里,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就剩这些,你吃吧,别嫌弃。”
热泪滚落脸颊。从早上8点离开亚丁游客中心到这会儿临近20点,再次回到这里,一天了我滴水未进,极度疲乏的身子骨快要瘫软了,捧在手里的几颗紫葡萄,简直就是人间仙果。葡萄显然是没有清洗过,有些腻腻的,但是就这样被我用手搓了搓塞进了嘴里,一股浓浓的清凉甜腻溢满唇齿。
 
此刻错失与牛奶海邂逅的遗憾与疼痛就像川西的泥石流,汹涌喷出,倾泻而下。裹挟着抑制不住的泪水,一股脑洒在了这小小的车厢,抛给了陌生的异乡兄弟俩。
 
弟弟比较善言辞,哥哥则明显沉默。弟弟坐在副驾驶一直在劝我说“别哭了,我们送你去稻城,免费的 ”。如果不是我耽于美景忘记了时间,如果不是我迫切地想圆自己的牛奶海之梦,此刻我不会被遗落在这满是泥泞的香格里拉小镇。
 
7月底,临出门前,自己在百度里做了一下功课,旅行计划中的稻城亚丁自然是这次旅行的重中之重。
 
“稻城亚丁有三大雪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她们被视为守护亚丁藏民的守护神山。雪山被五彩的森林映衬着,山谷间的湖泊倒影美到心醉。让你犹如走进一幅油画般的仙境。稻城还有三个著名的海子,牛奶海,五色海,珍珠海,雪水汇成的湖泊,总是美得让人心醉。”
 
看着百度里对稻城亚丁的描述,我的内心翻滚着五彩斑斓的梦,脑海里坚定的信念告诉我:“我,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去与它们邂逅。”
 
就这样,收拾了几套衣物,我坐上了进川的客车,带着一颗活蹦乱跳的小心脏,与陌生的旅友们开始了这段刻骨铭心的川西之旅。
来到稻城,来到亚丁,来到洛绒牛场,一切是那样的惊艳,洛绒牛场背靠三座神山,是观赏
 
三怙主雪山
的最佳地点,也是附近藏民放牧的牧场。牛场游人如织,野花烂漫,周围连绵的高山草甸,郁郁葱葱佳气浮。贡嘎河从牛场穿过,水流清冽甘醇,这里是当年美国植物学家、探险家
 
约瑟夫·洛克
在探秘亚丁时露营的地方。行走其间,仿若世外桃源,人间仙境,美哉乐哉。
漫步在洛绒牛场,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三座神山便屹立眼前。它们热情地将我拥抱入怀。仙乃日海拔6032米。看似观世音菩萨坐于莲花台上,手持宝瓶乘祥云而来,浑身浸透高贵气质的“仙乃日”,顶峰终年积雪不化。
 
央迈勇海拔高度为5958米,在佛教中排在“三怙主”雪山之首。像文珠师利用手中的智慧之俞直指苍穹,傲然于天地之间。娴雅端庄,洁白而巍峨。
夏诺多吉是“三怙主”雪山的东峰,海拔高度为5958米,洛克先生把它形容为展开巨翅蓄抛待飞的蝙蝠,将它比喻成西腊神话中的雷神。
 
沉浸在这样的美景当中时,一场不请自到的夏雨淅淅沥沥洒落下来,瞬间云雾缭绕的美轮美奂弥漫了整个洛绒牛场。在雨中、在雾中、在风中、在水边、在花间、在木板路上,洛绒牛场给了我一个唯美浪漫的世间仙境。
斜风疏雨中一步步迈向了梦里的牛奶海,高海拔的双膝发软,苦不堪言的泥泞山路,巍峨壮丽的雪山景观,满目峥嵘的突兀怪石,游人如蚁的马道这些匆匆溜走的壮观影像一步步落在了我的身后。
终于走上了传说中的那个哑口,才想起该看看表。此刻时间已经14点10分了,遥望五百米开外的牛奶海,来回怎么也得半小时吧。我恐怕会成为唯一一个拖累队伍的人员了,想着想着粉泪便簌簌滴落。五百米,错失与牛奶海的拥抱!看着雨雾缭绕间的山顶,心疼的无法呼吸。于是狠心地转过身,一路梨花带雨,狂奔下山。
 
就这样,与牛奶海失之交臂,在游人如梭的队伍中,我是一个孤独且落寞的行者。此刻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遗憾与疼痛,我漠漠地等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坐上了回景区游客中心的大巴。
一路上不断地告知领队我的地点、我的状况,道歉再道歉,以求谅解。终于我们的队伍的车子为了能顺利出城开走了,驶向了城外。留下了孤伶伶的我,在满是泥泞的香格里拉小镇。
 
必须追赶队伍,这是自己贪恋美景造成的。于是这亚丁兄弟俩与我偶遇了。
 
车窗外的雨就像我此刻的泪水,肆无忌惮地浇灌着我本已淋透了的心。堵车间隙,兄弟俩没等我反应过来已经下车了,车窗外小小县城倒也灯火通明,安逸的市民们在雨中向着各自的方向前行着。
 
兄弟俩从路边小小的超市出来了,两个人手里只买了一瓶冰红茶,上车后弟弟便递我手里,说:“别难过了,赶快喝吧,我们一定送你去稻城。”
 
我的泪水再次像决堤的洪水,肆意横流。
 
此刻捧着这异乡小兄弟的一片良苦用心,冰红茶也成了我最爱的滚烫红茶了。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在城外赶上了我们的车子。下车,在雨中,我再次泪奔,真诚地鞠躬致谢后伸开双臂给了他们一个有力真诚的拥抱。自此在雨中,在泪水中我们挥手告别。
 
“牛奶海,又叫洛绒措,位于央迈勇神山脚下的山坳里,海拔4600米。是一个面积不大状如水滴的古冰川湖。四周雪山环绕,湖水清莹碧蓝,湖畔则是一圈乳白色环绕,故称牛奶海。牛奶海湖水深浅不一,近岸由于湖底远久植物的沉淀而略显黑色,往里面一些则是浅绿色的一带,再深处则是碧绿色的水面,蓝得透亮。阳光照耀在静静的湖面上,水面如宝石般熠熠闪光。”
 
牛奶海的尊容,它永远停留在百度知识库里,我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