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Language:

鸿福心水论坛热线:

5973-88266516

依托高素质的科技队伍先进的开发手段!
遗余力地进行人员和资金投入

主页 > 新闻资讯 >

 

假小资再一次回到我儿时的乐园

 
  “粽情粽意,”萦绕在心头的念
  
  端午,这个充满温情而悲壮的节日,总是在仲夏时节蹁跹而来,带着一股股糯米的甜香,活着蜜枣的甜腻,随着一缕缕粽叶的沁人心脾的清香,夹杂着艾叶的淡淡药味留香,飘荡在每个人的心扉。而后又会浸润出一些温情的回忆涌入脑海,让我这个生活在城市中的。几许相思,几多乡愁,几番儿时的欢愉顿时氤氲在这个不算大的幽蘭空谷里,沉淀进满是霓虹的小城夏夜里。
  
  小时候,家境窘迫。那时候,我们家在小城里当年红红火火的集贸市场名曰“马道巷”有一席摊位,父亲常年主持家里做一些小买卖,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可卖小吃,比如冬天的豆花,夏季的凉皮、搅团都是我们家里最大的经济来源。尤其是一到五月临近,父亲便会着手开始将粽子添加在凉皮摊位上,以满足顾客的喜好。
  
  那时候,每天黄昏后,夜灯下,全家人围坐一起包粽子的场景历历在目。
  
  父亲负责将每天要用的粽叶、马莲落实到位,并且要煮过,且用凉水浸泡。粽叶是去市里一扎扎买回来的,系粽子的马莲则是父亲在塬岭之上一根根割回来的。母亲则每天负责在午后就要把今晚要包的糯米、红枣泡在水盆里。待到黄昏,我们姊妹几个便在院子里围坐一圈,在夕阳的映衬下,开始了“劳动大生产。”
  
  父亲教我,先将三片粽叶层叠摞起,压着边沿捻开,宽度相当于自己的手掌,便于握紧。左手拿粽叶,右手很娴熟地折成圆锥漏斗状(但不能漏),右手先将一枚红枣搁进去,再五个指头捏一小嘬糯米搁进去,压实了;再次重复一次放米,再压实,最后将粽叶折回包住,揪出一根马莲,变魔术般在粽叶上缠绕一圈,交叉一绕,一个棱角分明四不像的多边体就成型了,一个绿盈盈的粽子就闪亮登场了。
  
  这样下来,全家人有说有笑,比赛看谁包的快,包的质量好。父亲总是在叮嘱我们每个人的手:“米不能多,多了粽子太硬,不好吃;也不能太少,太少了稀落,不劲道。”起初粽叶在我的手中总是不听使唤,不是米漏了就是叶片大了,要么就是粽叶被我折碎了。这一个个下来,我由生疏到熟练,灵巧的双手也能让粽叶听我的话,想包成啥样就啥样,任由它在我的手里翻折捆扎。渐渐地我也有一小时可以包一百个的历史记录了。母亲则最多在一百五十个左右呢。
  
  一到晚上7点,父亲看着满满一筐绿森森的,充满着一家人的喜悦成果,便叨叨着赶快下锅,于是乎在诺大的黑铁锅里几百个粽子同时被灶火里兹兹的柴火煮着,不多会儿满厨房飘荡着的千年不散的浓郁芬芳弥漫开来,那浓浓的粽香味儿缭绕在了整个村子的夜晚,这时便会有邻居大叔大爷、婆婆大婶的来院子里走走、看看、唠唠嗑、拉拉家常。这些凝聚着全家人的辛苦与汗水在那样的艰苦岁月里,我们并没有因为劳作而感到心酸。这些浓缩着一个家庭的演变影像一直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俨然已成为终生无法抹去的烙印,我现在乐观的生活态度是不是和当年这其乐融融的家庭环境有关呢。
  
  待到第二天一早,父亲才会将锅里焖了一晚上的粽子捞出,一个个摆在筐子里,一早不到7点摊位上便有顾客在等待了。看着一个个带着我的手纹的粽子到了顾客的手里、嘴里,那溢满双唇的甜腻我看着满是温情。这一个个粽子换来的人民币不仅仅是我青葱岁月的课本费,更蕴含着我向往富足,放飞希望的心愿,它成就了我的五彩梦想。
  
  那时候,端午前夕,总喜欢迎着晨曦跟着父亲屁颠屁颠行走在阡陌之上,但看那些长在田埂、路边的艾草齐刷刷地向上极力舒展着。嗅着这淡淡的苦药味儿,鞋子裤腿都被晨露打湿得沁沁凉凉。于是看着一把把艾叶在父亲的镰刀下倒了下来,瞬时被父亲干练的双手一捆捆扎起来,用力一扔,便直直地躺在了架子车上,于是这一束束艾叶与那些田间里黄灿灿的希望就此道别,跟着父亲宽厚的背影来到了我们简朴的小院。院子里顿时氤氲满了素雅幽香。
  
  端午的头几天,我们把这些艾叶一把把递到了每一位买粽子的顾客手里,算是给每一位来买粽子的顾客的端午赠品。父亲那时候就会说“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话,我至今记得。
  
  母亲也会抽空亲手为我们姊妹几个缝制荷包。也会编织一撮撮五彩线,给我们缠绕在手腕脚脖。母亲总是一遍遍叮嘱父亲:“今天回家时一定买点香草,要给孩子们缝几个荷包的。”而父亲也不免被母亲数落,因为父亲总是忘记了这个很重要的小事情。在叮嘱几次后父亲才会买回母亲要的香草、五彩线。于是一个个小荷包在母亲的巧手下闪亮登场了,说实在的我佩服母亲的巧手,你看一个个荷包有老鼠,有兔子,有猴子,有小鸭,等等,各式各样的小动物荷包在母亲的手中一一亮相,记得母亲总是偏心我,做好后让我先挑,其次才给我的其他姊妹们。这样的情景总把妹妹惹哭,而后被父亲一顿哄劝才告一段落。
  
  这样的日子随着我们的羽翼渐渐丰满而搁浅了。家里经济好了,不再用这样辛苦的劳作换取微薄的收入了,每逢端午,看着各大超市里琳琅满目的流水线作业出来的粽子,父亲总说:“不好不好。”还是他自己要张罗着买粽叶、买糯米、买红枣、割马莲、割艾叶。一个人在厨房忙碌一天后,开始督促母亲给我们打电话,一个个问:“啥时候回来啊,你爸都把粽子包好了!”
  
  前些年,父亲撒开我们走了,走得那样安详、走得那样坦然、走得那样义无反顾......
  
  我们再也没有吃过父亲张罗着全家自己动手包过的粽子了。
  
  其实这些年,我更喜欢端午时节下一场靡靡细雨,让五彩丝线活着丝丝雨珠缠绕住我纤巧的双手,在这璀璨霓虹的小城里给我聒噪的心绪裹上雅致与静逸,冲杯咖啡,独坐阳台,听雨声,闻花香,键盘书写几行小字,怀念一下悠悠岁月,抒发一下过往的素雅情怀,让“粽情粽意”萦绕在我的心间,变换成心底的念,让这如痴如醉的端午神韵在西北的穹庐下绚烂在怀旧的时空里,诠释出美丽的乡愁,意味悠长,蕴藉绵远。
  
  。
  


top